本書以一隻擬人的貓,以貓的角度來看待人類的種種的行為,透過貓的觀察詳實陳現,無所遁形。

全書以猫近乎全知的自述:『就我貓的觀點,古代之神,一向被奉為全知全能,然而,凡夫俗子心目中的全知全能,有時候也可以解釋為無知無能,這顯然弔詭,但自開天闢地以來,能指出這個弔詭的,恐怕只有我這隻貓吧﹗』無怪乎書中的牠不但有看穿人類心思的能力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連琴棋書畫吟詩賦詞,也能說的入木三分。在此作者賦予牠全知的角色,使得在以第一人稱的書寫型式下,觸及書中各角色內心世界的描寫,也就不會顯的唐突了。


↑夏目漱石

這隻初到世間的「貓」 ,遭人自稻草堆拎起丟入了竹林,因餓的發昏,基於本能只好自尋出路,從竹籬笆的破洞鑽進了一戶人家,就此棲身於《臥龍居》。對於(主人)苦沙彌及其眾生好友─那群【太平盛世之逸民】的言行舉止,貓眼下的戲劇人生就此展演。

書中的(主人)苦沙彌,其實就是集矛盾於一身的作者的化身,做為一名對實業家不屑一顧,守舊、迂腐、食古不化、不知變通的頑固書生,與貓的睿智和洞察力,形成了明顯的對比。身為教員,(主人)在外人面前總是高談闊論、賣弄知識,但在人後,乃是拿起書本馬上頭鈍眼重昏沉欲睡之人。一名守舊不知變通,卻仍對知識抱持敬意的知識份子,在當時的社會中,只能承受窮困和遭受輕視的現實了。


↑貓,優雅

書中(主人)的朋友迷亭即對知識無價論,有著十足的諷刺陳述:『他們希臘人競技中獲得的獎品,遠比他們表演的技藝來的貴重,因此獎品才能為褒獎和鼓勵的手段。然而世界上可曾有比學識更重要的珍寶嗎?當然沒有,如果給予拙劣的東西,只會有辱學識的尊嚴,於是乾脆就什麼都不給了!由此可見,金銀珠寶終就比不上學識!』在這段明褒暗諷的描述中,再再道出了作者對當時社會對金錢的崇拜和對學識輕忽的無限感嘆。書中有段描述教師家的貓遇到大黑貓的經過,兩隻貓,其實就代表著二種不同的生活背景。教師的貧窮遭受資本社會的輕蔑,而即便只是車伕家的大黑貓,也有那股仗勢欺人的高傲,這也反映了那個年代的現實情況。

人與貓,貓眼中 (主人)學西畫、教英文、練小提琴,趕時髦喜嚐新確無法持久,最終只是蜻蜓點水樣樣不精,(主人)是隱諭西方文化的改革及衝撞,也是作者抨擊崇洋行為的嘲諷。而(主人)門生寒月─學習小提琴的過程中,躡手躡腳躲藏而不敢示人,取得小提琴後也只能遠至山頂上試琴,若小提琴是西洋技藝的表徵,寒月的心態或許就代表著那個年代的部份日本人,既對西方文化充滿好奇,卻又不敢正大光明,猶抱琵琶半遮臉的矛盾心態益發突顯。


↑貓,暗夜裡的神秘客

而書中其它的角色也都有其所指~寒月、迷亭、八木先生之間的閒談,有著知識份子的高談闊論,自命清高,賣弄學問,但卻了無生命力,缺乏意志力及行動力。他們無能找出生活的目標,僅以無為的姿態逃避庸擾的世俗,採取一種超然主義的生活態度。他們既有俗念,也有貪念,不時在言語談笑間,爭強鬥勝頻頻過招。但他們身上也流露出不為世俗壓迫、不盲從、不為金錢折腰的風骨。這些隱藏在反俗,超然面具下的真實,在貓兒眼中尤其昭然若揭。

鈴木代則代表著資本主義的執行者,雖非富貴人家,但開口閉口即是股票、薪水,他們信奉金錢至上,物質生活或許過的不錯,但心靈是否能如物質般獲得滿足?或只是庸庸碌碌終其一生。受金田家所託,在苦沙彌家時談論的三角學理論~『人要發財,必要學會應用去禮義、去人情、去廉恥』更可見其之厚顏不慚大放厥詞。書中對金田夫人的「鼻子」,尤其著墨及描繪甚深,作者把「鼻子」比擬為金錢與權勢,極盡撻罰及醜化之能事,或許也表達了作者對當時金權社會的不滿及痛惡。爾後在金田、金田夫人等和鈴木的對話中,痛斥苦沙彌傲氣、頑固、不識相,遲早會自討苦吃,則是明貶暗褒,試圖對學識充滿熱情,不趨炎附勢向權貴低頭的文人志士,表達鼓舞之情,同時也再次嘲諷深陷金錢泥沼而渾然不覺的普羅大眾。


↑夏目漱石當時執筆時的住宅

《我是貓》一書洋溢著英式的文學幽默,透過貓兒孤獨睿智的眼光,知識份子的無病呻吟財閥勢力金權下阿諛奉承的醜態,種種荒謬的言行舉止,流露著發人深省的絕妙諷諭。文中譴詞用字風趣詼諧,引人入勝、妙語如珠又發人內省,讀來時而予人當頭棒喝,時而令人為之莞爾。

文、繪畫 / 太平洋旅行社 團務課 李文鳳
圖片提供 / 太平洋旅行社、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

愛旅行由「太平洋旅行社‧日本旅遊達人」編輯發行。
全部圖文內容版權為原作者保有,非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太平洋旅行社‧日本旅遊達人
免付費服務電話0800-533-883
http://www.pac-group.net

, , , , ,

japanyoko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